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創意文化園  倫敦晚  萬博  gtgt  as -0  tagid=29386

任正非對話思想家怎么回事?任正非對話思想家說了什么要點匯總

華為與外界的溝通更加密集。6月17日,華為創始人、CEO任正非在深圳與《福布斯》著名撰稿人喬治·吉爾德和美國《連線》雜志專欄作家尼古拉斯·內格羅蓬特進行交流和談話。

在長達100分鐘的交談中,任正非、喬治·吉爾德、尼古拉斯·內格羅蓬特分別就華為現狀、對美國企業的態度、網絡信息安全等問題進行交流。

談華為現狀及未來計劃

交流中,任正非透露,美國打擊華為的戰略決心大、打擊面寬。不僅打擊零部件供應,還不能參加很多國際組織,不能跟大學加強合作,不能私有美國成分任何東西。

任正非坦言,受此影響,未來兩年,華為公司會減產。“預計會下降300億美金,今年和明年的銷售收入都會在1000億美元左右。2021年我們可以重新煥發出新生機,重新為人類社會提供服務。”

任正非表示,接下來兩年,華為要進行很多版本的切換,版本切換需要時間,而且需要一個磨合,需要一個時間的檢驗。但這些東西阻撓不了華為前進的步伐。

“雖然我們的財務受到一定打擊,但科研投入不會減少。”任正非表示,華為將在未來五年內投1000億美金,對網絡架構進行重構,從而使它變得更簡單、更快捷、更安全、更可信。

此外,任正非表示,未來不會分離或出售其他業務。對于海底光纜業務出售,是很早之前就做好的決定,出售原因是因為這項業務不屬于華為的核心業務范疇。而對于其他業務,不會出現分離或出售的情況。

“我們可能會縮小業務規模,會盡快將員工轉移至核心業務部門,不會大規模裁員,但調整一直在進行。”任正非以兩年前重組軟件部門為例說,該部門擁有2300名員工,每年耗資大約100到200多億美元,但沒有研發出任何具有說服力的產品。因此,華為決定關閉此業務。“當時我還怕員工有情緒,跟人事悄悄說要給這些員工漲了工資再走,但后來才發現,他們等不到漲錢就走了。”

談華為與美國問題的性質

喬治·吉爾德認為技術上的問題華為可以解決,美國用一些不正當的行為來禁止華為的業務,這種重塑整個網絡的格局或者說讓整個網絡崩潰、瓦解,讓人與人之間彼此不再互信。

尼古拉斯·內格羅蓬特將目前華為與美國之間的問題歸結為文化上的問題。“不管怎么樣,我同意的是美國目前正在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,就是把華為作為對象。我的想法是,我們推崇的是開放信息、開放的技術,不僅僅要重視貿易,還要重視商務、合作,我們更關注的還是知識,我們更多的其實考慮的是人。”

尼古拉斯·內格羅蓬特說,只有在一開始的時候就保持開放,才能夠彼此互信。世界應該更多地開展協作,而不是在科學領域進行敵對,世界更應該以合作為基礎。

任正非認為社會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創造財富,使更多的人擺脫貧窮。社會一定是合作共贏的,在信息社會,每個國家不可能是孤立發展的,國際上一定是走向開放合作的。只有開放合作,才能趕上人類文明的需求,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術帶來的福祉。

所以,人類社會走向一種共同的合作發展,才是一條真正的道路。經濟走向全球化是西方先提出來的,這個口號是非常正確的。但是全球化的過程中,會有波瀾,這個波瀾出現以后要正確對待,是要以一種發明、各種規則去調節、去解決,而不是采取一種極端的方法。

談基礎科學

當主持人問及任正非對美國大學實驗室停止與華為合作的看法時,他表示,中國在工程上的創造能力是強大的,但在理論上的創造力還比較弱,在基礎研究方面還需要向西方學習。

華為公司雖然每年投入巨額的資金,并擁有8萬多工程師,但主要貢獻在工程能力上。“首先,移動通信不是華為發明的,光纖通信不是華為發明的,移動互聯網也不是華為發明的,只是這些東西我們做得最好。我們公司在社會發明上對人類的貢獻還是小的,主要是在工程能力上起到了作用。”

雖然在基礎研究方面與西方仍有差距,但任正非認為,并不會因為受到打擊就萎縮、放棄,“我們繼續努力,美國大學不跟我們合作,還有很多大學跟我們合作。其實美國還有很多大學也是跟我們在合作的,只是一兩所大學他們可能有點看法,是可以理解的,這是個短期行為,是因為他們不了解我們。”任正非說。

據任正非介紹,華為現在對外部的300個大學、900多個科研機構給予了支持,也力圖將來在理論創新上做一些貢獻。

談網絡信息安全問題

喬治·吉爾德認為,所有這些企業都必須要擁有公平的安全條件,創新也依賴于安全的環境。

尼古拉斯·內格羅蓬特則認為不一定非要有那么精確的信息安全標準,應該把重點放在協作方面,在技術的基礎上要進行合作。

發表評論
銳安新媒體公司聲明:該文看法僅代表作者自己,與本平臺無關。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

香港六合彩五行表